州官扮鬼问血案

别老大从老家回到城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往小红的住处,去同小红好好地庆贺一番。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和小红无所顾忌地长期厮守在一起,别老大兴奋得连自己的公司都没有心思去,就直奔小红的住处。别老大一跨进门,小红就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说现在已没有了兰香在他们中间作梗,今天她要彻底放开,让别老大来尽情地享受一番。说着就搂抱着一齐滚到了床上
俩人正在床上哼哼唧唧,突然,别老大放在床头的手机嘟地一下响了。别老大嘀咕一声扫兴,很是不情愿地拿起手机,懒洋洋地喂一声。奇怪!手机那头居然半天没有回音。小红见别老大的电话打断了他俩的兴致,很是不满,说了声先别管它了!说着就蛮横地夺过手机往床头上一扔,俩人就又重新滚在了一起。
待别老大再欲行事时,不想手机不知趣地又响了起来。回老家去了好几天,别老大怕是生意场上有急事找他联系,便挣脱小红紧箍的双手,探起身子拿起手机又喂一声,可手机那头还是没有回音。
谁他妈的这么缺德!别老大有些不耐烦了,拿起手机凑到亮光下,想看一看到底是哪个缺德鬼在和他捣蛋。乖乖!这一看不打紧,不光适才的热情一下全没了,连眼睛都看直了,愣了半晌,别老大才惊叫一声有鬼!一个轱辘就从小红身上滚了下来。
小红见别老大这样,赶忙接过手机一看,顿时吓得嗷地一声尖叫,张开的嘴竟半天合不拢,拿在手中的手机仿佛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别老大手机屏幕一连几个显示,居然都是兰香的手机号码!
兰香是别老大的老婆。可在一星期前,兰香就已经死了。
那一年,别老大听信一个先生的话,说他要是能求得神灵的保佑,进城做生意一定大发。于是别老大就真的跑到祖坟前去烧香磕头,一连忙活了7天。末了,连唬带哄硬是要来了老婆兰香卖猪挣得的3000块钱,独自一人跑到城里做起了生意。
没想到后来,别老大居然还真的给一下做发了。
做生意发了之后的别老大,再回到家里的时候,便觉得老婆兰香是左看右看不顺眼。兰香想要个手机,要了大半年,别老大才给她糊弄了个二手货。可兰香不在乎,手机在乡里毕竟是个稀罕物,仍像宝贝一样挂在胸前,在村里人面前晃来晃去,很是荣耀。
村里人都说,做了老板的别老大背着兰香在城里偷偷地买了房,还暗地里养了个相好的,迟早要把兰香给甩了,都劝兰香把别老大盯紧点。可兰香就是不相信,说他别老大还能这么没良心?
为堵住别人的嘴,于是兰香就天天当着大伙的面很是荣耀地给别老大打电话。可自从有一天,兰香接了小红给她打来的电话之后,匆匆跑到城里去了一趟回来,兰香先前的荣耀劲一夜之间便全没了。兰香一个人关在屋里,眼眶一连红了三天。之后,一狠心,将家里的猪啊羊啊鸡啊等全都给卖光,然后大门一锁,带着孩子,一路风风火火地也开进了城里。
可是未过多久,兰香还是回来了。不过,这次不是兰香一个人回来的,而是连同别老大、孩子都回来了;兰香也不是坐着车回来的,而是躺在车里让人给送回来的——兰香死了!
做生意做发了的别老大,自然要把兰香的丧事办得格外隆重。在众乡亲面前别老大显得异常地悲痛,见人就说起兰香生前对他的无数好,如同祥林嫂般一个劲地怨恨自己上街没能照看好她,让兰香一个趔趄蹿到了别人的车轮下,就这样匆匆走了。别老大还专程到城里为她买来了戒指、耳环、项链,连同她生前喜爱的手机,都一同放入棺材随兰香入了土。
兰香死了,别老大表面上装得悲悲戚戚,其实,内心里不知有多高兴。那天,小红为要和他做长久夫妻,一个电话将兰香从乡下叫到城里,三人面对面地摊牌,硬要逼她和别老大离婚。可是,兰香死活就是不肯答应。还说,他们就是把她兰香逼死了,变鬼也要闹得他们不得安宁。结果,搞得别老大很是为难,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在兰香死了,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别老大从老家处理完兰香的丧事回来,就冒出了这死人给活人打电话的怪事。
明明亲眼所见手机塞在兰香手里,装进了棺材,怎么可能会这样?难道兰香真的变成鬼寻上门来了不成?别老大和小红盯着地上的手机,一想起兰香上次说过的变鬼也要闹得你们不得安宁的话,顿时就一下紧张得浑身直打哆嗦,扑通一声,俩人不自觉地就全跪在了地上,对着天花板胡乱地作揖:兰香兰香,开开恩,别吓我们。
第二天一早,两人便忙不迭地匆匆赶回老家给兰香烧纸上香去了。
待别老大和小红一路气喘吁吁地来到兰香的坟前一看,哎哟?选我的妈呀!本来就紧张得不得了的俩人,顿时不由得一下惊得跌坐在了地上。只见兰香那原先培得浑圆的坟头,已不知什么时候,像有什么东西从中炸裂飞升出来了似的,浑圆的顶端变成了一个椭圆型凹坑,四周土块散落一地
别老大一见这情形,吓得连魂魄都不在了身上,想必兰香是真的变鬼钻出了坟地找他复仇来了!便赶忙趴在地上一个劲地不停磕头,连说话都语无伦次起来:兰香!你你别怪我!都都是小红那那小妮子出的好主意,要要我趁人多把把你推向车底,我我是不得已的呀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你你就饶了我吧!
小红一见别老大把责任全都推到了她身上,也不由得一下慌了神,边磕头边说道:兰香姐,都都是别老大那老不正经的干干的好事,是是他害死了你。我我也是受受害者呀!
为减轻各自身上的罪责,别老大和小红吓得你推我、我推你,跪在兰香的坟前,小鸡啄米似地连连磕头。
不料,别老大和小红的对话,正巧被一位放羊的老汉路过听到了。那老汉见他们相互指责对方害死了人命,不由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吓得慌不迭地跑去报案了。
结果,别老大和小红惊魂未定地一下山,就被警察逮了个正着。面对警察的审问,早已吓得半死的别老大和小红,只感叹了一声报应,便竹筒倒豆子般地将他俩为达到长期厮守在一起的目的,如何密谋制造车祸、害死兰香的恶行,以及兰香是如何寻仇、挣脱坟墓、打骚扰电话的等等,都一五一十地给招了出来。
未过多久,警察就在附近抓获了一伙盗墓贼。
原来,别老大掩人耳目为兰香陪葬金银首饰及手机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后来不知怎地被几个打工者知道了。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们偷偷地潜到兰香的墓地,挖开坟墓,盗走了兰香的金银首饰和手机,就匆匆赶回城里去了。不想,那几个打工者谁也没使用过手机,各自抢着拿在手里一通胡按,将兰香生前储存在手机里的别老大的电话号码给翻了出来,将电话打了出去
一个让别老大疑是来自地狱的电话,就这样一下真的将他招去了地狱。

  五代时,苏州有个叫李喜子的商人,妻子早夭,撇下幼子春秋。他因常年在外经商,春秋无人照料,便续娶刘氏。不想刘氏为人狠毒,对春秋百般虐待。几年后刘氏生下亲子后,更将春秋视为眼中钉。光阴似流水,春秋渐渐长大。李喜子长年在外奔波,一次染上重病,一卧不起,奄奄一息。

  一日,刘氏对春秋说:“你爹病成这般模样,一旦有个好歹,咱家该怎么过啊!”说着掉了几滴眼泪,“你到城里去买点好药,快给你爹治治吧。”

  春秋见继母还算有良心,便应诺跑了几十里地到城里,买来了药。回到家中,见继母脸色好看,心中不觉很高兴,就说:“娘,我把药给爹熬了吧。”

  刘氏连连点头道:“秋儿,辛苦你了。”

  晚上,刘氏把熬好的药让李喜子喝了。没想到一会儿,李喜子捂着肚翻来滚去,七孔流血,一命呜呼了。

  刘氏见状大哭大同,一把揪住春秋,说春秋毒死父亲,硬拉着他去衙门打官司,春秋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只是跪在大堂连喊冤枉。

  州官听完刘氏的哭诉,对春秋说:“你买的药,你熬的药,不是你害死的还有谁?衙役们,快把李春秋押入大牢!”又对刘氏说:”你且暂退回家,老爷决不会轻饶杀人犯的。”

美高梅手机版,  刘氏走后,州官觉得此事蹊跷,李春秋幼年丧母,只有父亲待他好,怎会害他?于是把春秋带到后堂细细查问。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刘氏从娘家回来的路上,经过李喜子的坟地,不觉心生寒意。突然坟后边钻出一个蹦跳的披发鬼来,刘氏吓得双腿抽筋,差点晕过去。

  鬼说:“孩子他娘别害怕,我是喜子。那天我到阎王那里去报到,被打了出来。阎王说:“你吃什么死的都不知道,怎么跟你登记上簿子?回去问问去,你我夫妻一场,总不能让我死后不得安宁吧。再说我那毛病迟早要死的,有什么过错我也不会怪你。”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