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小楼里的镜子

xx戏剧学院,整个学院环境古香古色,到处充满了戏剧般浪漫色调,由于今年新生很多,还有几天就是新生报到的日子了,为了缓解学生住宿的压力,学院西北角一处五层小楼被临时打扫出来当做女生宿舍,听说这栋红色小楼建于建国初期,外观西洋风格,旁边坐拥几十棵大树,绿树成荫好一派学术氛围,只是好好的一栋历史感如此厚重的大楼为何荒废了这么多年呀,负责安置工作的是大刘,东北人,大四学生,学生会主席。
联系好保洁公司后,大刘来到后勤处准备取钥匙,后勤处一个驼背的老头递给大刘一串钥匙,哀声叹气的说着:哎!红色吊脚楼是不能轻易启用的。哎,院长不听劝,你们进去了一定要注意呀!大刘显得有点不耐烦,接过驼背老头紧紧攥着的钥匙,确切的说是抢了过来。驼背老头看着大刘的背影不住的叹息摇头。
大刘带领保洁公司的员工来到这美丽而又神秘的校园西北角,炎炎夏日,这里却是阴凉惬意得很,因为是角落平时这里很少有人关顾,咯楞楞的开锁声惊起了树林里一群飞鸟,随着吱吱呀呀的开门声,红楼的大厅展现在大刘的眼前,不错果然是欧式风格,可以想象这个楼在当时是何等的气派呀,大厅两侧盘旋的扶梯直通五楼,扶梯上精美的雕刻十分显眼,最显眼的大厅侧面的一面镜子,锃光瓦亮却不带一丝尘埃,十几年不用的镜子怎会如此崭新呢?大刘一时搞不清状况,也没有时间多想便安排保洁人员工作。
大刘和学生会的几个同学在安排宿舍,这里原来也是一栋宿舍楼,楼宇内的布局和房间内的摆设证明了这一点,只是由于常年不用这里多的只是灰尘而已,看来当年停用时对大楼内的卫生做了打扫,就在大家都在忙碌的时候,二楼的一个保洁人员找到大刘用他那不太标准的川普口音问道:二楼,有个房间上锁了呀,我看了里面好像被打扫干净了,是不是这个房间不用打扫了?要是那样我比他们就少打扫一个房间不会扣我的工钱吧?大刘笑了笑:扣不扣钱我说了不算那是你们经理的事情,不过房间上锁应该有可能,因为我这里还多了一把204房间的钥匙。说着来到大厅准备上二楼,大刘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镜子,给大刘吓出一身冷汗,镜子里一个驼背的老头站在那里。
原来后勤处的老大爷来到了楼门口,老头在那里静静地望着,大刘来到跟前问道:大爷,有事吗?这里标着204的钥匙应该是这里二楼一个上锁房间的钥匙吧,为什么就这个房间上锁呢?驼背老头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抬头对大刘说:那个房间不用打扫,那个房间也不能用作宿舍,听到了没有!这声音从一个驼背老头的口中喊出,就像是一个炸雷在空荡的大厅里回响,大刘很是奇怪,我没有接到学校通知说这个204房间不能用呀。新来的校长他懂什么,只知道招生赚钱,204这个房间千万不能使用听到了没有。大刘只想尽快打发他所以只是敷衍了驼背老头。
老头终于离开了,大刘和工人们好奇的来到204的门前,奇怪的是这个房间的门确实很奇怪,干净的门框整洁的玻璃不像是十几年没用,透过玻璃望去幽暗的房间里更是十分的整洁,就连里面的被褥都很干净洁白。什么!里面有被褥?大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有生活用品呢?要知道十几年不用的旧楼里是不可能有如此干净整洁的被褥的。大刘的手有些瑟瑟发抖,哆嗦着打开房门,随着吱呀声门开了,一股寒气直冲大刘的心底,他不禁打了个喷嚏。走到房间里令大刘毛骨悚然的是—这里有各种生活用品整洁而古老大部分都是七八十年代的用品,尤其是门后的一面镜子阴深深的泛着寒光,这面镜子更像是建国前的老物件,在现如今的超市是买不到的,不敢多想急忙关上门向大厅走去,不成想大刘的身影却留在了门后的镜子里面。
大刘想找驼背老头问个明白,当他来到红楼门口的时候老头早已没了踪迹,当大刘路过大厅里的那面镜子的时候却没有在镜子里留下任何影像,大刘的惊慌让他没有觉察出这一恐怖的现象。忽然一声惨叫惊醒了大刘,叫声来自楼上,大刘飞奔上楼,保洁员们都聚集的307的房门口一大滩的血迹像一面镜子,映照着围观者的没张脸。
大家七手八脚把伤者送到了医院后已是深夜,大刘回到学校才发现,红楼的房间没有上锁,思前想后大刘还是鼓起勇气来到红楼,幽静阴森大楼,像一张大手伸向午夜的天空,大刘不敢多想赶忙掏出钥匙准备锁门,然而透过门缝大刘发现里面竟有一丝亮光,大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探头向楼外望去,漆黑一般的楼体,楼内怎么会有一丝亮光呢?难道?大刘鼓足勇气再一次透过门缝向大厅望去,确实是一道光,一道惨白的光,透着寒气。
更令大刘毛骨悚然的是镜子里竟然有个人影在梳头,忽然镜子中的人影一歪头,朝大刘瞪了一眼。大刘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刚要掉头往回跑,脚下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一头栽在了地上,一面建国前的镜子,204房间的镜子,一张映有自己影像的镜子。大刘看着地上的镜子浑身发抖不能言语,镜子中的影像是上午大刘观察镜子时留下的,这时忽然204房窗户的灯亮了,大刘不敢多想急忙爬到了一棵大树后,眼睛死死的盯着204的窗户。
指针这时指向凌晨,飘忽的灯光伴随断断续续的留声机的声音,从204的窗户渗了出来。忽然大刘好像被人轻轻拍了一下一个声音缓缓传来,来了来了就不要走了,把你的一切都留在里面吧。大刘一回头一个白衣女子正站在身后,长发遮挡了她的脸,大刘拔腿就跑,哪成想软掉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这时那个白衣女子忽然伸出手来,大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吓晕了过去。
等大刘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204的房间里,房间里仍然一尘不染,但是在大刘的眼里唯一看不到的是那面挂在门后的镜子,镜子还在只是因为大刘被永远的困在镜子里面罢了。

“求你了,别杀我,求你了”

男人满脸惊恐地奔跑在黑暗中,仿佛在躲避什么怪物的追杀。前方去路被一扇门紧紧锁住,男人无助地回过头去看,大口喘着气。

他的视线仿佛触及了藏在虚空中的魔鬼,惊慌地避开,又没头苍蝇般地四下寻找,终于找到了一扇虚掩着的门,极速推开闯了进去。用后背撞上门后死死顶着,生怕门后的东西冲进来。

美高梅游戏平台网站,空气中是一片可怕的寂静,男人一边粗声喘着,轻轻的呢喃着”别杀我,求你了,我不知道什么辛迪”。他的眼神四处乱瞟着,忽然停在了一处。

他魔怔了一般,脸上忽然升起朝拜般的虔诚。男人缓缓朝那里走去,那是面镜子。他抬起手臂用脏污破烂的袖口疯狂擦拭着镜面。”咔擦”,镜面似乎承受不住压力碎裂了。

男人神经再次高度绷紧,惊恐地瞪着镜中的自己,”不,不,不,我不是故意的”,他边说着边矮下身去捡那块掉落的镜片,然而镜中的人影却依旧站的笔直,面无表情的脸上渐渐裂开一个诡异的笑。

男人絮絮叨叨地捡起镜片,目光又忐忑地投向镜子,瞳孔再次惊俱地放大,脸上肌肉极速抽搐,发出生命里后一身呐喊”不”。然而镜子里的人仍保持着那诡异的微笑,缓缓抬起手臂,在脖子的周围轻轻一划。

镜子外,男人脖上颈动脉凭空爆裂开,仿佛被无形的刀片割开一条以肉眼可见速度扩大的血口,血液像高压水泵般四处喷射,直到颈部皮肤被彻底割开,食道和气管清楚的映在镜子里,而镜面转瞬又被鲜血洒满,男人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约翰失业很久了,他边吃着早餐边翻动着用来裹廉价披萨的报纸。他快速浏览的眼神忽地停住了,咀嚼也一下停止,脸上浮现出一种满意的神色,”不错,就是它了。”三两口吃完剩余的披萨,用手指粘起所有的碎屑放进嘴里后,他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还泛着油光的纸面上印着,”一座被烧毁的大楼””守卫””招聘”。

中午,约翰来到报纸上注明的地点,接待他的是个老头。所谓面试也只是三两句对话,在听说他曾是名警察后,对方当即拍板,这工作归他了。

接下来老头带着他去往位于大楼旁的值班的小房间,平时他只需要呆在房间里看看电视,到了晚上,去大楼巡逻一次就可以。

老头一路上同他讲,其实这里待遇相对优厚是因为没有几个人愿意来这做守卫。这栋被烧毁的大楼曾是一座大商场,当年许多人惨死在了那场大火中。

直到现在,附近的居民还时常听到楼里传出惨叫声,因此这里闹鬼的说法也传了出去。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