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寄君身

谁在她体内

47.我又住了三天院,害得我挨了医生三天的针筒。痛!痛死我了。安俊野那个坏蛋,还拼命的警告医生一定要狠狠的打,让我以后不敢有再住进医院的念头。天底下哪有这种坏心眼的男朋友啊?出院后,我又被迫在家里休养了一整天。安俊野陪着我,还给我做了很多美味的饭菜,算那小子还有良心。第二天清晨,我从家里出门,没想到刚踏上公车不久,外面就开始下起了大雨。老天!人家都没有带雨伞耶!下了公车后,我将书包扛在头上,拨开腿拼了命地一路奔跑,走在前面正撑着一只大伞的男生居然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哈哈!我有救啦……一口气跑到这位男生的伞底下:“同学你好,我也是仁泽学校的学生,可不可以麻烦你顺便送我一段?好大的雨哦,那个,呃……”我呼哧呼哧地终于跑到他的伞下,啊……我的老天!撑着雨伞的人竟然是季英旭……我怎么闯到他的伞底下了?“对不起季学长,我不知道是你,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刚要逃出他的伞,他便一把扯住我的后衣领:“你就那么讨厌我?”虽然我没有看到他的脸,可是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微弱地怒意。我急忙转过身立刻奉上一朵讨好地傻笑:“怎么会呢,我只是怕打扰到季学长你啊。”这个危险的人物我还是离他远一点为好,他上次在我的病房里说的那些让人觉得很暧昧的话,到现在在我的脑海中都是一大堆解不开的问号,我可不想让安俊野误会什么。“可是你已经打扰到了!”他根本不给我反抗的机会,直接把我抓到他的大伞下,站在个子比我高出一个头还要多的季英旭身边,这个拥有高贵气质的男生老让我能感受到害怕的情绪。“下这么大的雨,你出门的时候为什么不带伞?”“︶-︺我又没想到老天爷会突然尿尿,人家刚出门的时候天气还没恐怖成这个样子。”“老天爷尿尿?”撑着伞的季英旭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垂着头看我。我被他俊美的面孔盯得浑身上下不自在:“对对对……对啊!”我卖力点头,“天上下雨了,就不是老天爷在尿尿了吗,我老爸小时候可都是这么教导我的。”“如果下雪呢?”他像似极力忍住笑意似的。“下雪就是拉屎啊!”这么简单的问题他还要问我。“打雷呢?”哇!他的俊脸都快要憋红了。“打雷就是放屁喽!季学长,你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你是不是被雨淋病了……”哈哈哈……我话还没等说完,他便咧开嘴巴大声的笑了起来。天哪!他怎么了?“罗彩拉,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搞笑。”我搞笑?我说了什么让他觉得我很搞笑了?“你身上的伤没事了吧?”他突然敛住放肆的笑容,整张俊美的脸也变得更加迷人起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谢谢季学长的那些金创药,效果真的不错。”“以后不要再去做那种让人担心的事情了。”他又恢复原来低沉的声音,目光也拉向远处,我走在他的身边,这样的季英旭,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季英旭,以前的他在我心目中那么高不可攀,可是现在,我却和这样一个高不可攀的人物并肩走在一起……雨势越来越小,季英旭将雨伞轻轻合上,校园的大门离我们越来越近,这时从巷口突然跑出来一个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的小女孩,刚刚的大雨将她打得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就连头发都粘到了被冻得通红的小脸上。“哥哥,你要不要给这位姐姐买一只鲜花?”小女孩走到我和季英旭的面前,大大的眼睛中透着一股让人心疼的可怜。“小妹妹,你怎么早上出来卖花啊?”我半弯下身,将她额前的发丝撩到脑后,今天不是情人节,也不是任何特殊的节日,这个小女孩却跑到学校的门口来卖花。“妈妈生病了,需要好多好多的钱来治,我和哥哥就将家里的花全部摘出来卖好筹钱给妈妈治病。”小女孩稚嫩的声音让我的喉咙在瞬间发酸,我突然想到自己小时候,妈妈生病,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看着病房上的妈妈,却根本无能为力……我站起身,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虽然少得可怜,可是我还是想要去帮帮这个小女孩子……我刚要将钱交给她,季英旭突然阻止我的动作,我不解的看着他。他也同样半弯下身,并将钱夹拿出来取出里面的一叠厚厚的钞票:“这个拿回去给你妈妈治病吧。”“谢谢哥哥!”小女孩的泪水泛了出来,她不停地向季英旭点头行礼,将钱塞进口袋中。她将手中的一大束火红的玫瑰送到季英旭的面前,“哥哥,这些花全部都给你哦。”半蹲在地上的季英旭伸过大手接过花束,望着小女孩跑开,他挑着右唇看着我:“借花献佛,这些花你拿去吧。”“这个……这个不太好吧?”“那我只能将这些东西扔掉了。”说着,他站起身走向垃圾筒,我急忙追过去。“季学长,如果扔掉的话会很可惜,好歹这里是那位小妹妹的一片心意。”“那你要不要?”他的脸上带着几丝玩世不恭。“我……”我很为难的接过他手中的玫瑰,漂亮而且鲜艳,“我拿去班级插起来好了。”“随你!”他孤傲地挺着身向校门口走去,“你知道玫瑰花的真正意义吗?”他低沉的嗓音从我前面传来。“玫瑰花不就是代表爱情吗。”我嗅着花瓣上传来的芳香,伴着清晨雨后的清新空气,真是让人陶醉。“传说,爱神阿佛洛狄特为了寻找她的情人阿多尼斯,奔跑在玫瑰花丛中。那些玫瑰刺破了她的手,刺破了她的腿,鲜血滴在玫瑰的花瓣上,白玫瑰从此变成了红色的,红玫瑰也因此成了坚贞爱情的象征。”呃?我望着他的背影,不敢相信季英旭会突然对我说出这些话。他突然转过身,一把将我按在校园的大墙上,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英俊的面孔上透露着我根本看不懂的表情。我的心脏在瞬间狂跳起来,甚至连呼吸也变得不再顺畅……他他……他想干吗?“罗彩拉!”他的大手轻轻地把我的下巴勾了起来,俊脸慢慢向我的脸靠近……完了!我根本无法呼吸了,压抑!震惊!脑袋变成了一团大糨糊。“季……季学长……”“我从出生那天开始直到现在,这是第一次送花给女孩子!”他说话的时候,由唇内吐出的热气都轻轻地喷在我的面孔上。“我……我也是第一次收到男孩子送我的花!”怦怦!怦怦!我的心脏发出不规则的狂跳。见鬼!我到底在说些什么,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种无聊的话。“所以,罗彩拉,我不介意告诉你……”他微弯下身,开口刚刚想要说什么,可是眼神一窒,他顿下口,慢慢地从我的面前挺直身体,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不远处居然站着安俊野!他像雕像一样站在离我和季英旭不到两米远的位置上,如鹰一般凌厉的双眼内散发着恐怖的冷意,我全身颤抖,脑子不听使唤的变得乱七八糟。季英旭冷冷地看着安俊野,充满邪恶的右唇微微挑起。他没有说话,只是伸出右手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放到漂亮的唇上轻吻一记,然后,他将被吻的右手食指慢慢落到我的唇上,最后,他留下邪恶的笑容,转身无声的走向校门。安俊野冷冷的瞪着我,我怔怔的盯着他,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没来由的发慌,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抖,老天!我想我就快要崩溃了……“俊野……”我畏畏缩缩地喊着他的名字。我没办法解释,因为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而且,我的手中还握着季英旭送给我的玫瑰花。刚刚,季英旭还当着安俊野的面用那种方式来吻我。完了!一切全完了!如果季英旭想要用这招来拆散我和安俊野并且导致我们之间决裂的话,那么他真的成功了。我看到安俊野缓缓向我走来,高大的身影完全把我笼罩在他的气息范围之内。他一手勾住我的下巴,冷峻的面孔渐渐变得不再那么残忍:“彩拉,你喜欢他吗?”我拼命地摇头,摇得都快要断了,因为我的语言已经无法解释出一切。“我相信你!”他轻轻把我抱在他的怀中,没有责备、没有刁难、没有往日的霸气、他就是这么轻轻地抱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缩在他的怀中,温热的胸是我此刻最好的避风港。他相信我!他说他相信我!我无与伦比的因为他的信任而感动着。可是,心底却在这时升起了一股不安,但我没有能力得知这不安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48.放学后,我和安俊野像以前一样一同走出学校大门。他无声无息的走在我的身边,脸上的表情异常平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怪怪的,可是我又说不出来他到底怪在哪里。我偷偷伸出右手的小指轻轻的勾住他的左手小指,他没有拒绝我的主动,目光却幽幽的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俊野,我们一会去哪里玩?”算了,我还是主动一点吧,谁让我爱上了一个木头男友呢。“随便!”他一脸的漫不经心,语气中也少了往日的霸气。“好吧,既然你说随便,那我们就先去游乐场,再去百货商店,然后去吃饭、唱歌、跳舞、游泳、赌钱、打游戏、吃麦当劳,看电影,划冰……”呼!我一口气说了十几样,安俊野淡淡地点点头:“随便!”他重复着刚才的那两个字!有问题!这个小子一定有问题!我甩开他的手指绕到他的面前扬起下巴:“俊野,你是不是中邪了?”他垂着头冷冷瞪着我,在沉默了将近十秒钟后,他突然说道:“你这个问题问得很无聊!”“喂!现在无聊的那个人明明是你,我刚刚说去赌场、去划冰、去游泳、去唱歌你统统都没有反对……”他的俊脸一怔,好像我是怪物一样:“你刚刚说过那些吗?”我倒!我一手拍在自己的额前:“安俊野,我十分确定你是真的生病了,走走走,我最好还是把你带去医院给医生检查一下。”我抓着他的大手拼命的向前拉,他却从身后把我制止住。我回过头,他依旧是满脸的面无表情:“别闹了彩拉!”“我没有在闹,我是在为你好。看你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一定是生病了,我们还是去医院给医生检查一下吧。你是不是最近在功课上有什么压力啊,难道是因为快要考试的关系吗?可是你的学习成绩在班级不是一直都名列前茅的吗,还有啊……”“够了!”他低吼一声,吓得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也让我成功的把嘴紧紧闭上。天哪!我说了什么让他不开心的话吗?这样的安俊野,帅气的面孔上弥漫着我所看不懂的错综复杂,就算他以前对我很霸道,可是眼神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凌厉。“俊野,你到底怎么了?”“我没事!”他一把将我甩开,口气变得十分恶劣,“我说过我没事,不要来烦我!”他从我的身边绕开,大步的向前走去。“安俊野,你根本是莫名其妙嘛!刚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说变脸就变脸,我没有得罪到你吧……”他大步走着,连理也不理我一眼。我急忙跟上他的脚步,在他的屁股后面一路小跑:“你走慢点啦,明知道我的腿比你短那么多还走的那么快,安俊野……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可恶!这家伙居然越走越快,我干脆大步跑到他的身边扯住他的一条手臂:“安俊野,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如果你心里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可以对我说呀!这算什么,一个人生闷气,你都是这样不在乎别人感受,只知道一意孤行的由着自己任性吗?”“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未来的几天我不想看到你,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他粗暴地甩开我的手,害得我向后退了几大步,险些狼狈的摔倒在地上。看到我这样,他微微怔了一下,然后又无动于衷的转身继续向前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完完全全被现在的状况搞晕了,看着安俊野绝情的背影,我的胸口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压住了似的,泪水也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涌出来。“安俊野!”我不甘心的大叫他的名字,“你可恶!你凭什么这样对我,高兴的时候就把我当成公主一般的宠着;不高兴的时候,说翻脸就翻脸,难道从来都没有人说过你是一个性格有缺陷、而且完全不顾及他人感受的混蛋吗?”气死我了!我可以被天底下任何一个人讨厌,唯独忍受不了安俊野对我冷言冷语。我的话像是起到了什么作用,正大步走在前面的安俊野突然顿下脚步,他转过身,脸上闪着不耐烦:“没错,我从生下来那天开始就是这副脾气,我不想为了谁而改变我自己,当然也包括你,罗彩拉,不要以为你是我的谁就可以控制或是命令我必须去做什么。”“我没想过要控制你或是命令你,我只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突然间这样子对待我……”“不为什么!”他打断我的话,语气中有着明显的不耐烦,突然,他又很认真的瞪着我,唇角蠕动了几下,像似在思考什么重要的问题。“好吧,如果你一定需要一个原因的话,可能就是因为我觉得你也许并不适合我!”砰!这句话像炸弹一样轰到我的头顶。我震惊地看着他,他冷着俊脸又继续说:“在刚刚认识你的时候,的确觉得你同其他女孩子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可是接触时间长了,我居然发现你身上的缺点多到让我无法忍受!”他走近我,一字一句清晰的从他的口里说出来,凌厉的眼神和严肃的口吻一点也不像在开我的玩笑。“罗彩拉!”他终于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勾住我的下巴,“你又矮又笨,而且长得也不是很漂亮,平日里总会做出一些让人头疼的无聊事件,以前或许还会认为你的那些做法让人感动,可是在深思熟虑之后,突然觉得你真的很蠢,蠢到让我快要无法忍受了……”“你……”“还有!”他不客气地打断我的话,面孔也移近我几分,“我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却像只讨厌的麻雀一样没完没了的缠着我不放,难道你不知道想要做一个男人背后的好女人,一定要懂得察言观色吗?”“安俊野!”我气哼哼地打开他扳在我下巴上的手,心底的怒意刺激得我脑袋都快要爆炸了。“你以为你自己又比别人优秀到哪里?仗着自己长得帅都拽得像二五八万似的。从头到尾,都喜欢把别人的热情当作狗屎去看待。你装个屁呀装,帅了不起吗?有钱了不起吗?如果你不是长了这张招风的脸,不是拥有一个那么庞大的家庭背影,谁又稀罕去理你这种脾气坏得像只猪似的家伙!”安俊野恨恨地死盯着我,他没有说话,眼睛内却凝聚着恶毒的目光。“你瞪我干吗?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对!我罗彩拉是不优秀,而且有时候甚至也很蠢,可是我却忍受着和你这样坏脾气的家伙在一起相处,你说你忍受不了我,安俊野,我一点也不介意的告诉你,我同样也忍受不了你!”我的胸口在瞬间发热,从小到大也没有这样同一个人吵架,可是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怒上心头、什么叫怒不可遏、什么叫怒火冲天了!“那你想怎么样?”“既然大家呆在一起不开心,不如分手算了!”我一气之下,道出这绝情的两个字,哼!看他这个臭家伙怕不怕?他一手优雅地抵在额际,唇角处闪过一抹冷冷的邪笑:“突然发现这还真是一个很可行的办法呢!”呃?“罗彩拉,我尊重你的意思!”仿佛从天际传来的声音此刻正无孔不入的侵入进我的大脑思维中,我怔怔的看着他,他也同样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内已经没有疼惜,面孔上也没有任何温度,他完全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我……“既然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并不开心,分手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事情就这样定了吧,后会无期美高梅游戏平台网站,!”转身,他头也不回的迈着长腿走出我的视线!我晕!我狂晕!屈辱、难堪、委屈、痛苦、郁闷,还有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同涌上我的心头,我……我同安俊野……真的就这样分手了吗?49.分手第一天,我在哭泣中度过!分手第二天,我在希望中度过!分手第三天,我在颓废中度过!分手第四天,我在不安中度过!分手第五天,我在想念中度过!分手第六天,我在后悔中度过!分手第七天,我考虑了整整三节课,最后决定去找安俊野,我受不了这样痛苦煎熬的日子,我要见到他,我要同他说话,我要取得他的回心转意,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笑话我罗彩拉是一个花痴我也无所谓。我拖着沉重地脚步,脑子里全是在见到他之后应该说的台词,我该怎么办?安俊野居然真的能做到整整一周不来理我,他是认真的,他生气了,他讨厌我了……校园中走来走去的学生此刻在我的眼中完全就像电影中的路人甲乙丙丁,他们笑着,说着,跑着,闹着,刺激着我的一切大脑思维,我茫然地走到二年级A班的门前,下课后的学生有一多半都留在班级里打闹。我看到安俊野坐在他自己的位置上听着MP3。他的目光,在这个时候竟然掠过我的头顶,我就这样站着,他就那样坐着,我的心底很紧张,心脏也跳得奇快无比。罗彩拉你到底怎么了?你现在就站在自己最心爱的人面前啊,你说话啊!我拼命的命令着自己,可是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根本无法张开嘴。“咦!这不是一年级的罗彩拉吗?俊野,你女朋友来找你了,还坐在那里干吗?”某男生一脸嘻笑的拍向安俊野的肩,班级上的一票学生也同时将眼睛转移到我的头上。安俊野仍旧坐在原位一动也不动,我不安地搅动着手指头,掌心处不断向外冒着冷汗,心脏跳动得也越来越快!该死,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情绪。“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坐在室内,一个站在门外,搞七夕鹊桥会啊?”我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俊野,我可不可以找你出去谈一下?”丢脸死了,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最丢脸的记录居然发生在此刻。他慢慢地将耳朵上的耳塞摘掉,带着邪恶的嘴角冷冷撇了一下:“有事你可以在这里说。”对于他满脸冷漠的态度,就连他班级上的学生都显得有些惊讶起来:“小两口生气啦?”某男生在一边插嘴道。“可是这里……有点不方便!”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心底真是难过得快要死掉了。“那就不要说了!”他又要将耳塞重新戴回耳朵上,我急忙冲进他的教室内。“我……我只是想同你说句对不起!”艰难地说完这句话,我看到安俊野微微怔了一下,他冲我挑挑眉头,仿佛有些不解。“就是上一次,我们两个吵架,我的态度很蛮横,而且还对你说出那种恶劣的话。其实那些都是我无心的,我当时可能是被鬼迷去了心智才会那样,你……你能不能原谅我?”安俊野眼也不眨的看着我,四周的学生也都同样用那种看好戏的目光来看我,罗彩拉呀罗彩拉,你也有今天!他突然冷冷露出一个笑容,翘起的长腿也没有半分落下去的意思:“好啊,如果你肯当众学五声猫叫的话,我就考虑看看原谅你曾经的无知!”啊?学猫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然,你有权利拒绝……”“不!”我一下子打断他的话,双手紧紧按在他的书桌前,“我我我……我学!”我紧紧闭上双眼,把眼前的这些看热闹的学生完全摒除在我的视线之外。“喵——”我感到自己的脸在瞬间发烫!“喵——”我的胸口难受得快要窒息。“喵——”为了安俊野,为了我自己,我忍!“喵——”我要撑不下去了,谁来救救我?“喵——”本世纪,我罗彩拉最最丢人的一天!我张开眼睛,看向安俊野。他正在笑,绝酷俊美的脸上露出来的笑容掺杂着冷漠与鄙视,他突然倾身向前,邪恶的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嘲弄的弧度。“所以我说你还真是一个白痴,让你学猫叫,你居然真的学了。罗彩拉,用你那颗笨脑袋想一想,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像你这种低能儿啊?”“你……你耍我?”我看到班级的门外围满了看热闹的学生。“耍你又怎样?”“你……”我完全蒙了,脑子乱极了,耳边轰隆隆的,一切都不再是那么真实,我听到四周传来讽刺的笑声、议论声、谈话声……“安俊野,你他妈不是人!”一个愤怒地声音从我的脑后传来,然后一抹高大的身影在我的视线内出现。我看到司圣宇从人群中闯进来,他一把扯住安俊野的衣领:“你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对待彩拉,你想挨揍吗?”被他一手拎起来的安俊野身手灵敏地将司圣宇推到一边:“你没资格来管我的事,我就是喜欢耍她,那又怎么样?”“该死的,你这个混蛋在找打!……”“安俊野,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感觉到自己在拼命的嘶喊,喉咙都要喊破了,我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我的愤怒。泪水肆意夺去我清晰的视线,我崩溃了!绝望了!我被这一切搞得完全震惊了!如果上帝要我在这种悲愤中死去,我一定会顺从上帝的旨意,因为此刻的我,真的想到了死!我转过身,飞快地跑出这间让我终身受辱的教室,飞快地跑过层层看热闹的人群……我跑!跑得浑身上下筋疲力尽、跑得呼吸快要停止、跑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脚下一软,我狼狈地摔倒在坚硬的地面上,身体上传来了剧痛。然后,我感到有一只大手从我的背后抱过来,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可是我完全无法辨认那个人到底是谁。“彩拉,你不要吓我呀,你怎么了,哪里痛?快点告诉我,彩拉……”我的双眼中失去了焦距,脑子里变成了一团团我解不开的糨糊。“罗彩拉,你醒一醒,你别这样好不好!”他的大嗓门仿佛要把我的耳朵震碎,一股巨大的力量拼命地在摇晃着我的身体,我目光涣散的抬起头,是一张帅得离谱的俊脸,脸上还带着担忧……“司……司学长……”我突然像见到亲人一样一头砸到他宽厚的胸前:“俊野他不要我了,俊野他说要同我分手,我喜欢他!我喜欢他!我发了疯似的喜欢他!他却这样残忍的对我……我要崩溃了,我该怎么办……”“彩拉!”他紧紧抱着我,大手轻轻地拍在我的背上,声音变得异常平静,“傻瓜,你真是一个傻瓜!为了那个混蛋把自己搞成这副狼狈的样子,你怎么就从来不回过头看看我,我也同样在你的身边不是吗?”他突然低叹一口气,大手揉到了我的头发上:“其实我刚刚遇到你的时候,也觉得你是一个很白痴的女生,我以为像我这样被所有人崇拜的男生只要一出手,你就会乖乖的匍匐在我的脚下任由我的摆布,可是我没想到,你这个倔强的丫头居然有胆不甩我,还拼命的想要逃开我……我真他奶奶的嫉妒安俊野那小子的好命!”他轻轻地捧起我的脸,手指温柔地为我擦去眼睛内流出的泪水,脸上还露出一抹狼狈的苦笑:“我觉得自己也同你这笨蛋一样傻了,竟然真的对你动了情。多可笑呀,像我这种被神眷顾的优秀男孩,竟然会对你这个笨丫头动了情……”“司圣宇……”他轻轻用手掩住我的嘴,好看的唇扬起笑容:“不要亲口告诉我那个我最不想听的答案,哪怕你的心这辈子都只放在安俊野那小子的身上也无所谓,我会像神一样在你的身后永远的守护着你,就算那不是爱情……”我的心被他感动了,我没想到这个从前只会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的小子也会有如此感性的一面。为什么他要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他在我生命中所处的位置。他突然把我紧紧地抱在怀中,庞大的力道几乎可以把我揉碎。“彩拉,如果觉得心里很不好受的话就放声的哭出来吧,我可以将我这昂贵的肩膀借给你靠,你也可以把你的眼泪鼻涕擦在我的衣服上,反正只要你开心,我全部都不在乎!”他嘶哑的声音,传进我的耳内,我将面孔深深地的埋在他的怀中,放任自己这一次吧!就这一次……51.司圣宇就这样一直陪着我,他带我去吃冰淇淋,陪我一起去看那些可爱的小动物,给我买好多好多的贵得要死的零食,到了晚上,他还亲自将我送回家。可是当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脑子里却不段的重复着我和安俊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然后,我的睡眠变得极差,梦里梦外都是安俊野的影子,白天在课堂上也完全听不进去老师讲的学习内容,我自己都觉得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连食欲都变得差劲透顶。开学后的第二个月考,我再次沦落到全班倒第一!唉!我真的快要疯了!我无精打采的拎着考试卷子走在操场上,砰!我撞到了人,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家伙?“对不起!”我低着头道歉,然后躲过被我撞到的家伙继续向前走。一抹黑色的身影从我的身后绕到我的面前,我垂着头,不小心再次撞到了人。“对不起!”我再次道歉,越过倒霉鬼又接着走。“罗彩拉!”我的身后,竟然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茫然无措的回过头,季英旭永远都是那么帅气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季学长!”我牵强地对着他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好巧啊。”郁闷!我现在真是没有半点同别人寒暄的心情。“罗彩拉今天的样子真是很特别呢,你的魂不小心被谁给拿走了吗?”他走到我面前,垂着头看了我手中的考试卷子一眼,“没及格?”我本能的将卷子藏在身后背起双手,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他霸道地把我的卷子夺去,看着上面的分数,我看到他的眉头都纠结了起来,唇角甩出一个无奈的微笑:“要我拿你这个差等生怎么办呢?居然是零分!”他抬起修长的食指在我的脑门上点了点:“看起来你真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对不起!”我小声的喃喃,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他说出这三个字,也许是他尊贵的代理校董的身份,也许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他低叹一口气,仿佛透着对我的无奈,“这样下去,你高中都会无法顺利毕业知道吗?”“对不起!”我的脑子乱糟糟的,现在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遥不可及。毕业——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毕业那天。自从和安俊野分手后,我的世界根本已经变成了一片灰色的空白,没有希望、没有理想,哪怕我明天就静静死去我也不会感觉到害怕。“罗彩拉……”我听到头顶的季英旭叫我的名字,他好像对我说着什么。是训斥、教导、责问……我不知道,我听不进去,我的思维完完全全被糨糊所取代。“罗彩拉,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的双肩突然被他捏住,思绪也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呃……那个……学长刚刚说什么?”“看样子你真的是病得不轻。”他拽住我的手头也不回的向教学楼处走,我不得不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你要带我去哪里?”“是因为安俊野那个混蛋,你才会变成这样的吧?我早就听说你们两个分手了,而且还分得莫名其妙,罗彩拉,如果真的喜欢他,就去找他问个明白……”啊?找他问个明白?找安俊野?我吓得不断向后退,可是季英旭却死死的拉着我,根本不容我反抗。“我不去……我不去找他啦……季学长你快放开我……喂……喂喂……”我一路叫着,他一路拖着,校园中的学生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两个。随着学生群从教学楼内走出,我看到帅气的安俊野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群努力想要讨好他的女生。看到他,我一下子变得没有力气了,使劲拉着我的季英旭也在瞬间顿住。他目不转睛的瞪着安俊野,兄弟二人就这样在教学楼前对望着,我受不了这样尴尬的场面,想要甩开季英旭的大手,可是他在这时突然把我拉向安俊野的面前……“走开!”季英旭瞪着围在安俊野面前的几个美女,语气低得像要杀人。“啊,是大学部的季学长……”“我说走开!”季英旭声音微微上扬几分贝,刚要发花痴的女生立刻吓得纷纷绕路而行。“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我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因为安俊野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等一个陌生人。甚至小丑,在他面前,我狼狈不堪,几乎快要失去所有的自信。“如果事情不解决明白就这样走掉,你会甘心吗?”季英旭的大手就像把铁钳子一样紧紧的把我攥住。“听说你和罗彩拉分手了?”他直接问向安俊野。双手优闲地插在裤袋内的安俊野冷冷沉笑一声:“大学部的学生会主席突然插手来问这种事,还真是让人觉得奇怪呢。”“告诉我,你的理由是什么?”季英旭半垂着睫毛,声音低得像似在极力忍住怒意。安俊野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了他几秒钟,越过季英旭和我的身边,他头也没回的就向前走去。我傻傻站在原地,不敢去回头看他绝情的背影,心底的难过让我真忍不住想要大哭一场。“安俊野,你给我站住!”季英旭突然也转过身望着他的背影,“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没必要回答!”挺直的背影中充满了孤傲的冷漠。季英旭突然甩开我的手大步流星的冲到安俊野的身后一把将他扯住:“你该了解我的脾气,在我没有得到适当的答案之前,你休想离开半步。”他粗暴的将安俊野扯到我的面前:“告诉罗彩拉,你为什么要同她分手,如果没有一个完美的理由,你别想我会放过你!”被挟持在季英旭手中的安俊野有片刻狼狈的半弯下身,我和他的目光紧紧的相对在一起,他看着我,眼内带着陌生;我盯着他,内心中充满了惊恐。我甚至天真的希望,哪怕安俊野现在告诉我从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恶作剧的玩笑,我都可以马上接受。“罗彩拉,你有没完没啊?都说分手了,你为什么还对我纠缠不清,你以为你把这个人找来替你出头,我就会屈服于他的权势而重新接受你吗?”冷漠而又带着讽刺的字字句句突然从他的唇内轻易甩出。“不……不是这样的,俊野,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没有……”“安俊野,你这个混蛋!”季英旭狠狠的扬起手,用力的向他挥出一拳,安俊野没有任何反抗。我知道以他的身手,他想要躲过那一拳完全有可能,可是他却结结实实的挨了季英旭的一记拳头。鲜艳的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流到他的下巴上,他被揍出去的身子向后连退了数步,当他的脚跟落定后,他轻轻抬起手背在下巴上试了几下,一抹殷红残留在他好看的下巴上,狼狈中透着让人心醉的冷酷。“俊野……”看到他突然被揍,我的胸口迅速疼痛起来。“打完了吗?”他挑衅地盯着季英旭,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如果你打完了,就不要再来骚扰我。”转过身,他又要继续向前走,似乎被激怒的季英旭再次将他抓住:“你这个臭小子今天休想就这样轻易逃开,像你这种多余的生物有什么资格站在我的面前拽,你以为随便玩弄别人的感情很好玩是不是,彩拉到底哪里做错了,你无缘无故的说甩人就甩人,连个理由都不给……”“玩够了,甩掉她就是最终的下场!”“砰!”季英旭再次出了一记狠拳,安俊野这次被他打倒在地,鲜血再次流了出来,我被这种场面吓呆了,季英旭就像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他雨点似的拳头毫不留情的砸到安俊野的身上,而安俊野只是无声的承受着这种毒打,连反抗都不肯反抗一下……“不要打了,季英旭快住手,你再打就打死他了……”我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却无法阻止他的暴力。我看着被打成一团的安俊野,突然紧紧的闭上眼睛扑到他的身上,我感到季英旭的拳头狠狠落到我的身上……痛!见鬼的痛!“彩拉——”他突然停下手,仿佛不敢相信我现在所做的,“你这个傻瓜到底在干什么?”“不要再打了!”我拼命摇着头,把安俊野紧紧的护在自己的身下,“你妈妈当初用自己的命来换俊野的命,难道她就是想看到今天的这种局面吗?”“彩拉……”时间仿佛静止,我慢慢的张开眼,看向季英旭,又看向安俊野。他的口中喘着粗气,捏在一起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我能感觉到他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他突然一把将我推开:“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他站起身,愤怒地瞪着季英旭:“没错!我的确是一个多余的生物。我的存在,夺去了妈妈的生命。就算我死了,也无法补偿你心灵上曾受过的伤害。因为我,你几乎没有一天被我妈所重视。在你的理念中,你已经认定我就是让你失去快乐童年的刽子手。现在我不想那样残忍了,我知道你喜欢罗彩拉,我不希望你再失去自己真正想要的。我把她给你,只要你能开心,我可以把她让给你……”安俊野的话,震惊了季英旭,也震惊了我!他在说什么?把我让给季英旭?“这就是你要同我分手的理由吗?”我呆呆看着安俊野,心底好像一下子明白过来所有的事情,“你那天故意说出那些让我感到很伤心的话,然后又找出无数个讨厌我的理由把我甩开,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将我像货物一样让给别人,以换得你心理上一直以来对季英旭的愧疚,是吗?”我无奈了!身上的痛和心底的痛此刻都已经不重要了。安俊野无声无息的看着我,他没有否认,只是微微的别过脸“这个人也可以对你很好。”他转过身,伸手轻轻抹着脸,好像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我甚至看到他的浑身在不住颤抖。“好吧!如果这样的结果就是你想要的!”我无助地向后退着,脑袋内已经变成一片空白,当这样的事实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竟然再也哭不出来,我居然被安俊野当作货物一样的送给别人,呵呵!呵呵!我狼狈的笑着,我都怀疑自己在这种时候怎么还会笑得出来,我看到安俊野不解的望着我,季英旭的表情也同样错愕,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全部屏住了呼吸……“你可以去继续完成你的报恩大计了,我会成全你,安俊野,你给我听好,从今天、现在、此时此刻开始,我罗彩拉不会再对你纠缠不休,我们之间——彻底的结束了!”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这句话吼出来,眼泪突然像决堤一般涌出!我转身疯狂的逃离这个地方,我不知道自己再留在这里一秒钟,会不会马上死在这里?安俊野——我恨他!恨他!恨他!

友谊能长久吗?樊晶渐渐开始怀疑这个问题了。她与翁晓郦本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二人一起上高中、一起上人学,又有幸分到了同一个宿舍。可是现在,她们的友谊有些变味了,两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层什么。

最近几天,这种变化尤其明显,因为翁晓郦的行为总是让樊晶不能理解。比如今天早上,翁晓郦背对着樊晶呆呆地立着,手里还捏着一个发光的刀片。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把刀片放在脸上比划起来,像是男人在刮胡子。樊晶有些诧异,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翁晓郦,你在干什么?

翁晓郦猛地转过身来,她手里的刀片已经沾了鲜血,下巴上赫然是一道细细的口子。但翁晓郦似乎完全不知道疼痛,她咧开嘴,怪异地笑着。

这件事让樊晶兀自心惊肉跳了一个早上。

中午,樊晶和翁晓郦一起去食堂吃饭。翁晓郦破天荒要了她平时最不爱吃的青椒,而且吃得津津有味。更重要的是,翁晓郦一边吃饭一边摸着小肚子,这个动作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另外一个人的习惯性动作。这种行为让樊晶更加心慌,她说:翁晓郦,你不是不爱吃青椒吗?

谁说的?我一直非常爱吃。翁晓郦粗声粗气地说。

樊晶咽了一下口水,因为翁晓郦以前从来不吃青椒。她又问道:你为什么摸肚子?肚子疼?

没有啊,我一向是这样的。翁晓郦又粗声粗气地回答。

樊晶杲住了,面前的翁晓郦仿佛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翁晓郦的男友俊生。这是俊生的习惯性动作,它出现在翁晓郦的身上,只会让人觉得恐怖。更重要的是,就在三天前,俊生已经死了。

樊晶记得《这个杀手不太冷》里有一个细节:一个人爱上另外一个人之后,会很自然地学习对方的动作,渴望自己成为对方的一部分。但是现在,翁晓郦的模仿太逼真了,让人觉得不能用简单的心理问题来解释。

再比如现在,在黄昏的宿舍里,翁晓郦又一次背对着樊晶,不知道嘴里在嘀咕着什么。她的下巴上还包着沾有血迹的绷带,那触目的颜色时时提醒着樊晶那奇怪的一幕。翁晓郦摸了摸绷带,就像男生思考时常常摸胡子那样,就连她叉着腰的动作,都有点儿像男生。

翁晓郦,你怎么樊晶刚想和翁晓郦说话,突然,她看到翁晓郦的腰部一鼓一鼓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再仔细一看,只见一只惨白的大手从翁晓郦的衣襟下探了出来,顺着她的腰部朝一蠛着。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