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坊下的约会

今天是7月7日,按照传统节日就是鬼节,老人们常说鬼节晚上最好别出门,尤其是家中有小孩子的容易带脏东西回来。

一天我吃饱饭,坐着奶奶的摇椅在门口外面乘凉。

张小立是个初中生,鬼节正好是同学的生日,晚上同学们打算摆席庆生,陈明的奶奶一直唠叨着不让他去参加这个生日宴席,因为7月7的夜晚是百鬼夜行,很容易被脏东西盯上。

爸爸妈妈吃完晚饭后,让我看家。

张小立则被奶奶反锁在屋内,而他在屋内急的团团转,就在张小立望着墙上的挂钟着急时,忽然发现窗户没有上锁!于是他一个箭步翻窗而出。

反正我有手机可以玩,无所谓,就当起来看家小能手。

还是外边的空气好,夜晚的凉风吹打着张小立的脸颊,张小立骑着单车溜达在大街上,可能是受传统节日的影响,这天晚上街上并没有什么行人,除了一两个路人外,街上十分安静。

当时我坐在家门口,奶奶只是在屋里看京剧。

还好便利店没有关门,张小立放下单车走进便利店,给同学精挑细选的找了一份礼物,带着礼物骑着单车往同学家里赶,耳边的风声嗖嗖的飞过,张小立的同学叫陈明,他家在住郊区,有一段路程是土洼路很不好走,最糟糕的是没有路灯。

爸妈两人离开不到五分钟,我坐在躺椅上,边摇着一边玩手机。

眼前黑兮兮的小路,四周空旷无人的街道再加上凉风吹过的落叶,张小立脑海里响起了奶奶经常提起的7月7鬼节的事情,心中虽然不是很相信但独自一人走夜路,难免会有一阵发毛。

突然,我的眼角瞥到了路的那一头好像有什么东西朝我这边走过来了。

“喵~…”一只大黑猫从张小立的脖子根处一跃而过,,陈明瞬间被吓得差点摔倒,定神一看!一只大黑猫正在路对面瞪着两只闪着绿光的眼睛盯着他!张小立一看是只猫,气愤的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狠狠的扔向黑猫,这只大个黑猫差点被石子砸到,灰溜溜的跑掉了~

我放下手机,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只黑猫,它慢慢的朝我的方向走过来。

刚才被猫吓了一跳反而把张小立的胆子吓大了,张小立坚信世界上根本没有鬼,都是自己吓唬自己!张小立拢了拢衣领让自己更暖和些,然后骑着单车继续往前走,眼看就到郊区了,才发现晚上这里的坏境跟城里差别很大,由于没有路灯,郊区只要一到了晚上整片地区都是伸手不见五指。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很害怕,我又感觉到这只猫会对家人不利,于是随手抄起放在门边上的扫把,把猫赶走了。

不过张小立以前来过这儿找同学玩,对路还算有点记忆,就算是晚上也能勉强分辨出路线,这让张小立一点也不担心看不清路,很快张小立骑着单车就到了这个村庄的村口,一个写着申立村的破旧牌坊挺立在村口,牌坊两边是个小河沟。!

我看着它,朝右边的方向跑去,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到了村口,张小立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给同学让他们来接自己,手机拨通后张小立说道:“喂,我到你们村口了,过来接我一下吧!路太黑了我怕找不到家。”同学在电话里让陈明在村口等一下,马上就来接他。鬼姐姐www.

过了好一会儿,我在看到爸爸妈妈两个人的身影。

这时的张小立白天可能水喝多了,此时有点尿急,这尿意一来张小立赶紧放下单车,解开腰带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后就对着小河沟开始小便…

我看了一下表,才过去不到十分钟,今天他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正当张小立正美美撒着的时候,小河沟不远处的桥下传来轻声的嬉笑声,张小立仔细一听,好像是女人的声音!张小立赶紧拉拉链,顺着声音往不远处的桥下张望。小河沟里好像有两个女人在洗澡!张小立是个初中生,对生理上还是懵懵懂懂的,所以一时好奇,便悄悄的躲藏了过去。

爸妈说,他们去的这一家邻居的奶奶今天突然生病了,所以他们也没打算呆多久。

只见小河沟还真有两个穿着内衣的女人在洗澡,张小立则在一旁躲着偷窥,就在这手机响了,原来是同学打来的,张小立接通后小声说道:“你先在村口等我两分钟,我马上就过去!”

慰问了几下就离开了,他们一家人都在伤心中,爸妈也不好意思打扰,所以索性早点回来了。

张小立舍不得离开这个有艳遇的地方,又趴在一侧偷窥了一小会儿,,只见河沟里的两个女子相互爬上岸上,张小立使劲揉了揉眼睛,眼前哪是两个女子啊,是两只大黑猫!张小立这才明白是撞邪了!

爸妈进了屋里后,我还是坐在门口乘凉,而这时候,我的眼睛不自觉的往爸妈刚去的那一家邻居的方向一望去,就看到刚才被我用扫把赶走的那只黑猫,一动不动的坐在他们家门口的正中央,那只猫眼睛的方向就是死的盯着我这边,看得我寒毛直竖,顿时感到周围一阵阴凉。

心惊胆颤的张小立双腿有些颤抖的爬起来,赶紧急匆匆的到村口找同学,等他到村口的时候,发现同学已经走了,只剩下了空荡荡的牌坊挺立在那里。

我害怕呀,感觉那黑猫眼睛里透露出的是一种信息,是什么我说不出来。

张小立心想不会是同学生气离开了吧?于是赶紧拿出手机拨打同学的电话,“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播!”手机里传来提示音,同学的手机居然关机了!这让张小立心里非常愧疚,这可如何是好呢”

我吓得赶紧跑回了屋里,趴在看到邻居门前的窗口那里注视着,那什么一直都坐在那里,迟迟未离去。

是回去?还是进村去找同学家?就在陈明正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个黑影朝着这边走来,张小立觉得这个黑影走路姿势有点说不出来的诡异,只见眼前走来的这个陌生人是个驼背个不高的男人,这个驼背男人始终低着头,张小立见终于有人过来了,随口问道:“知道陈明家吗?”

而且,我发现这猫的眼神好像一直都注视着我,从未因为我的位置移动而改变过。

问到这里,陌生人停住了脚步,慢慢抬起头,死鱼一般的双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小立,微弱而沧桑的问道:“你是他什么人?”张小立心想这个人应该认识自己的同学,很礼貌的回答:“我是他同学,我给他庆祝生日,可是一时半会忘记他家在什么位置了”这个驼背男人叹了口气问道:“你也是来祭奠陈明的吧!”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梦到我还是坐在家里门前的摇椅上乘凉。

美高梅手机版,张小立听到中年男子这句话,先是一愣,然后问道:“什么祭奠?”驼背男人脸上带着悲伤,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是陈明的叔叔,傍晚他放学,就在这个村口为了救一只落水的猫,自己却没能游上来…”

一样是那只黑猫扭动的身子慢慢的朝我走来,我还是跟之前一样,猛的抓起门前的扫把,挥起,就要把它赶走之际。

张小立听到这里,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是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那么刚才给他打电话的那个陈明是…”

那只黑猫好像被充了气一样,迅速的膨胀起来,膨胀到足足有两个篮球架那么高,惊恐的看着它,说不出一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张小立的电话又响了,上边写着来电人“陈明…!”

然后它突然张开嘴,就朝我头上咬下来。再然后我就醒了过来。

张小立看着远去的那个驼背男人,双手颤抖的按下了那个接通键:“喂…!”电话里传来陈明的声音:“你在哪呢?我在村口等着你呢。?”

当时天还未大亮,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里久久不能入睡。

在村口等着我?张小立有些疑惑,说道:“我现在就在你们村口,我怎么没看见你!”

然后就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是从邻居家传来的。

电话那头的陈明问了一句:“你在哪个村口?是不是走错了!”

起身走到窗口,借着微弱的光线,我看到几个彪形大汉邻居家的门口走出来,肩膀上好像扛着什么东西,看清楚了,是棺材。

张小立又仔细扫了一眼这个牌坊,确定就是这个村后,便说道:“我就在你们申立村这个牌坊这儿?”

我就奇怪了,邻居家里的几个人都挺健康的,怎么会有人突然就往生了呢?实在是令人费解。

电话里传说陈明的惊讶声:“申立村牌坊?”你小子魔怔了吧!我们村的牌坊早在两年前就拆了!”

然后,我看到了几个大汉抬出来的棺材上面坐着一只黑色的猫,它的眼里闪烁着光芒,沿着小路越走越远,但是,猫的方向一直都注视着我,正当要他们的身影要消失,那只黑色的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瞬间放大数倍出现在我眼前。

张小立听到这儿,眼睛突然盯住眼前的牌坊,一座破旧的老式牌坊,上边用红漆写着申立村三个大字,张小立放佛感觉自己在的这个地方变的非常陌生:“我现在真在牌坊下边,我刚才还看到你叔叔了,一个个不高有些驼背的男人!”说到这儿,电话那头就突然没有了声音,张小立看了看手机还处于通话状态,但是电话那头静了下来。

我大叫的从床上坐起,发觉原来是个梦,天已经大亮了,透过玻璃窗,我看到了奶奶跟妈妈站着门口好像看什么呢,我也跑出去看,结果看到从邻居家出来几个彪形大汉,肩膀上还抗着用竹筒系成的架子上,放着一副棺材,原来那不是梦,而那只还色的猫正坐在棺材板上,它的眼神,一直死死的盯着我。

张小立又拨通了陈明的手机,电话那头的陈明深深吸了一口凉气,说了一句:“我叔叔上个星期就去世了!那天我为了救一只落水猫溺水了,是叔叔跳入水中把我托了上来,但是他却…!”

我害怕的躲在妈妈的身后,说棺材上的黑板怎么就没人搭理,结果妈妈直接给我来了一句,什么黑猫,别乱说。

张小立可不想在这里听故事,着急问道:“我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我都不清楚,怎么办!”

然后我就不开心的指着棺材上的那只黑猫说道,就那一只猫啊。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