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下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阿福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高高壮壮的特别皮,漫山遍野都是他的天下,谁家的番薯地要是被刨了,准有他的份,但因此也挨了他妈不少揍。

       我万分的承认我从小就是一个极度爱面子的蠢蛋。

一个平凡的夏天的晚上,因为村里没啥娱乐活动,大家吃过晚饭后不久就早早的睡下了。凌晨一点钟,一声尖锐的呼喊声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而这是我们周围老老少少街坊邻居所公认的事实。

快来人啦,我儿子不见啦!这是阿福他妈的声音。左邻右舍闻声而来,大家问她怎么回事,她一脸惊恐不安的说道人睡的好好的就不见了,一楼的门是反锁的,但二楼的门却开了。也没闹脾气啥的,白天都好端端的啊,哎哟大家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了,于是兵分多路去寻找阿福。

  大约是在3、4岁的年纪,妈妈不知道有什么天大的事竟然一天都没有回家,迫不得已和爸爸一起睡。

但是在房子的周围、马路以及阿福常去的旧学校都没寻着阿福的身影,大家开始着急了起来。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有人在山上的那颗大柳树下发现了阿福,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那睡着了,双脚肿的跟猪蹄一样,他爸把他背回了家。

  说实话,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是我照顾我爸,哪里会要在家里是大老爷的爸爸亲自照顾大小便还在失禁的我。

但从山上到家里,阿福一直没醒过,而且怎么叫都没反应。找医生看了也说身体没问题。他妈泣不成声,他爸眉头紧锁地抽着闷烟。

  于是在那个格外宁静的夜晚,我发生了一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意外:我的后脑勺破了个大窟窿。

就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住我家后面的那个老太婆进来了,摸了摸阿福的身体,又摸了摸阿福的手,这孩子是魂丢了,得赶紧找回来,不然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其实故事的经过是这样的:在我们都搞好个人卫生之后,我爸实在经受不住瞌睡虫的诱惑,一躺在床上就立马打起了呼噜,当然在睡之前还格外亲切关怀的跟我说了声记得关灯。

于是到了夜晚,阿福他妈就照着老太婆的教的方法,抱着阿福平时穿的衣服,来到那颗大柳树下开始喊阿福的名字,福啊,天黑了,该回家了。走一步喊一句,一直喊到家里。据老太婆说,这叫喊魂儿,要把阿福的魂魄喊回家。

  鬼知道当时是谁设计的房子,既然把我们家的电灯开关安在床头柜以上我半个身体高的地方。我是不敢叫醒我爸的,于是情急之下我毅然踩上了床头柜,像冲锋前线的战士毫无畏惧,我努力蹬起脚尖去关灯。

美高梅手机版,回到家里,他妈给他穿上了衣服,没过多久就真的醒来了。

  扑通~~

事后阿福简直变了一个人,原本爱玩爱闹,现在变的安安安静话也不爱讲了。我问他记不记得自己那晚发生了什么了?他说完全没印象了。

  我不出意料的摔了,更倒霉的是我的后脑勺正好猛烈撞击到床底下用来踮脚的砖块的角上。

柳枝属阴桃保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世间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太多太多。

  我当场就懵了,但我没哭。

自那以后,我对老人家说的话都抱着三分敬畏。只要经过那颗大柳树,我就躲得远远的。

  摸了摸我的后脑勺,咦,湿湿的。

  我犹豫了好像有一个世纪,最后还是轻轻的摇醒了我爸。

  “爸,我后面湿湿的。”我手足无措。

  我爸极不情愿的开了灯。

  就那个瞬间,我爸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并且紧紧的抱着我,:三儿,你别吓爸爸,脑袋疼不疼?你听得见爸爸说话的吧?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